企業融資,大陸鋼貿物流融資難中小企業命懸一線
來源: 企業融資     發佈時間: 2011/3/21 下午 05:32:48    返回  打印
企業融資,當一句“就差錢”成為企業的口頭禪,缺錢的焦慮與恐慌像瘟疫一樣在行業蔓延。有人把信貸緊縮比喻成勒在企業脖子上的“繩索”,越掙扎反而套得越緊,許多企業睜大了雙眼在找錢,因為這是企業發展的命脈。
當一句“就差錢”成為企業的口頭禪,缺錢的焦慮與恐慌像瘟疫一樣在行業蔓延。有人把信貸緊縮比喻成勒在企業脖子上的“繩索”,越掙扎反而套得越緊,許多企業睜大了雙眼在找錢,因為這是企業發展的命脈。本報記者深入鋼貿物流企業、金融機構、鋼廠一線,真實還原信貸緊縮下的企業處境。

  現代物流報 記者王亞彬王京

楊少龍真實地感受到了貨幣緊縮帶來的冷意。

2月18日,從南京坐了2個半小時的動車組到達上海,楊少龍此行的目的是赴上海虹口區中山北一路1250號的滬辦大廈內一家鋼貿企業應聘做銷售員。

楊少龍原本是上海另外一家鋼貿公司在南京註冊公司的負責人,主要負責南京公司與上海公司之間貨物的周轉,從而提高銀行授信額度,類似的做法在業內並不鮮見。但2011年,新的貨幣政策調控到來之時,他突然發現,鋼材賣不動的同時所有的融資渠道均被凍結了。 “融資渠道收緊了,原有公司也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他也因此失業而需要重新找工作。

據楊少龍介紹,像他這樣的情況由長三角地區返滬重新就業的大約有幾十人。

“對有些鋼貿商而言,資金鍊已經開始緊繃了,如果市場出現大幅波動就意味著死亡來臨。”楊少龍對本報記者表示。鋼材貿易是資金密集型行業,年銷售額上億的企業也只能算小規模。整個經營過程都需要銀行的大量信貸資金加以流動。一旦“差錢”,整個鋼市的流動性將急劇萎縮。

  困頓的資金

事實上對大多數類似的中小型鋼貿商而言,冷意來自2010年年末。但他們並未意識到2011年的信貸市場會如此緊繃。 “銀行信貸是從去年年末開始收緊的。我們像回到了2008年年初的情況,信貸陡然收緊。”上海銀屏經貿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餘彩兵對本報記者表示。

餘彩兵原本預計年初信貸會有所放寬,按往年規律,信貸發放一般是上半年放開,下半年收緊。但情況與預想的全然相反,他們突然間發現幾乎所有的商業銀行2011年均按月份逐次進行信貸發放,且額度固定,信貸額度直接下發到各個支行。

與上海銀屏經貿有限公司一樣,在北京擁有多個商業地產項目的北京普德金屬集團有限公司是一家大中型鋼貿流通企業,同樣遭遇了2011年信貸市場的變化。 “今年銀行貸款不好貸,很費勁!要求也更加苛刻!而且貸款時間越來越長,經常往後拖時間。”董事長王永福抱怨道,銀行說好下周放貸,結果又往後拖一周,而且經常這樣。

44集團和普德金屬集團這樣的企業由於常以不動產作抵押向銀行貸款,相對而言貸款需求還能保證,日子稍好過,但銀行收緊貸款,對那些經營時間不長經營規模不大以及本身資金實力不強的中小鋼貿商來說,影響就大了。 “苦求”貸款的場景在各地一再上演。

2月25日下午3點,在南京一家正籌備開業的鋼材市場老總的辦​​公室內,記者被突然闖進來的商戶打斷了採訪。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這樣的信貸額度根本沒法入駐啊。”剛剛入駐市場的三四位商戶對有限的信貸額度頗有微詞,直接找鋼材市場管理部門“央求”他們幫忙從銀行那裡增加授信。

原來,當地銀行在2月份對整個區(南京市的一個行政區)的授信只有500萬元。這連滿足一家鋼材貿易企業的貸款都不夠,更何況這個區里大大小小的項目、製造貿易企業還很多。

事實上,由於國家貨幣的總閘門收緊後,固定的信貸額度由多個行業分享,各銀行對鋼貿流通行業的信貸額度便相應減少。當地大中型企業只能輪流獲取貸款,一個項目貸款往往要等上數月,銀行還可能按1%的標準收取手續費,楊少龍說,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小型企業幾乎無法獲得銀行開發貸款。

這讓鋼材市場管理部門陷入了糾結之中,因為他們自己的貸款也還不能完全解決。據這家鋼材市場的負責人透露,該鋼市市場項目總投資達12億元,目前一期基本落成,已有近200家鋼貿商戶入駐,此時偏偏正恰信貸緊縮,別說這200家入駐商戶的融資問題無法解決,連項目二期的一些貸款都恐怕不能完全保證。 “這段時間,我們每天都在跑銀行。能得到多少銀行貸款就要看融資部的本事了。”

  這樣的例子並非個案。上海蓋群貿易有限公司總經理張東勇對本報記者坦言:“今年1~2月份,整個鋼鐵貿易行業其實都缺錢,只是缺多少而已。3月份稍微有所緩解。”

北京市華天甯鴔瑑o展有限公司總經理侯學峰證實:為了緩解資金壓力,他們不僅跟隨市場降價促銷,甚至還減少了2月份鋼材的進貨量。 “目前銀行貸不了太多錢,民間融資成本也太高。”

以往解決融資問題的民間渠道非常多,其中最受歡迎的當屬“聯合擔保”。但由於前段時間上海發生個別商戶違規挪用銀行貸款炒作期貨、房產發生巨額虧損,受此牽連,很多聯保單位和中小貿易商的銀行貸款也已自身難保。

同時一些大型貿易商不願再選擇以“聯合擔保”的方式貸款,王永福透露,主要是因為“聯合擔保”會使企業背上“或有負債”的名聲。

除此之外,“鋼貿企業能上市融資的很少,往往通過民間融資拆借來解決資金缺口,民間融資成本最低都在3分左右,也就是說,一個億的融資,年利息基本上近4000萬元。”楊少龍說。但新年之後民間信貸陡然開始收緊,此類信貸費用飛速上漲。

據本報記者實地調查,2月底,上海地區托盤大戶江蘇蘇美達、廈門建發、象嶼閩興等紛紛將托盤費用翻了一倍,由去年的35~38元每噸漲至67~72元每噸,且資金交換不能延期。其中,廈門建發擬發行6億元中期票據,其中一半將用於償還本公司本部現有銀行貸款,以降低銀行貸款規模。托盤大戶也缺錢了。

“沒法繼續拆借了,資金成本太高了。”楊少龍說,鋼材貿易商散而多,而且資金大都是靠銀行與托盤公司取得的。

不過,鋼貿行業融資槓桿率很​​高,鋼材倉單貸款的抵押率通常介於70%~80%之間。沉積在這個行業的信貸資金並不少。此外,融資渠道也正在不斷多元化,例如直接做工地的鋼貿商,為緩解資金壓力,通常會讓具有實力的工地替其擔保向銀行申請貸款,或者工地給鋼貿商預付款。

3月份,貿易商的資金緊張有所緩解,資金成本大約是6~8 個點,囤貨的成本為50 元/噸/月。

但王永福分析說,資金趨緊將貫穿今年鋼市。後期鋼貿商的資金壓力會慢慢顯示出來,尤其到了4、5月份償還銀行年初貸款時期,市場資金量減少會更加明顯的體現。 1~2月份異常資金極其緊張的情景仍會出現。

  洗牌與風險

民間層面和銀行層面融資渠道的堵塞對中小鋼貿商意味著必須用銷售回款來償還高利貸的利息。

春節過後,在房地產調控力度加大的情況下,工地開工較遲,與往年節後需求轉旺大大不同。由於市場缺乏需求的有效支撐,一直呈現有價無市的狀態。這讓鋼貿商的資金面遠不如去年。一度出現貿易商中間到手貿易成交趨近於零,銷售回款速度緩慢。 “中小鋼貿商的資金首先受到衝擊,有些甚至發生短期的資金真空。”上海業寶物資有限公司總經理徐煌輝分析,一旦市場開始下跌,跑得快的往往是中小戶,因為他們資金緊張。

徐煌輝解釋說,很多在年前通過庫存向銀行質押或向社會資金墊款的庫存,因抵押期限臨近,今後必然加速將該部分庫存銷售出去以回籠資金,這部分抵押庫存的投放將會加劇市場的下跌。

此時市場的主導權卻沒有在這些中小貿易商的手中。

國字頭的大型鋼貿商在融資成本等方面優勢明顯,一般情況下,有國家和銀行撐腰,資金雄厚。這些鋼貿商往往憑藉資金實力,一般不會馬上跟隨市場下跌而參與殺跌。但不跌不等於他們不會跌,只是下跌的時間會延後,“一旦下跌幅度往往超過前者。等到新的貸款遲遲不下來,後期鋼廠訂貨需要打款,這些大戶只好忍痛將原有庫存割肉銷售,而這一跌會帶動市場更深的下跌。”

資金的困境並不僅是鋼貿企業的難題,壓力已經開始向上游鋼廠傳導。 “3月份的訂貨政策裡,鋼廠的貼息普遍上調,僅此噸鋼成本增加50元/噸。” 大漢鋼貿公司財務部員工給記者解釋說,貿易商給鋼廠付款拿貨,是付現款還是付承兌匯票,鋼廠就相應的有貼息和反貼息的政策,如果你是付承兌匯票,那麼你早付一天就要多承擔一天的銀行貼息。 “即使這樣向鋼廠訂貨,其收現款比例也已經加大,而且不願意再承兌匯票了。”可見整個產業鏈的資金都不充足。

由於積壓虧損嚴重,一些虧損不起的中小貿易商紛紛選擇與鋼廠解除長年協議,有的向鋼廠申請推遲付款訂貨。只留下國字頭的和資金實力雄厚的貿易商,他們靠銀行的貸款硬撐著。

  這麼一來,有鋼廠著急了。一家鋼廠的銷售人員開始給經銷商做工作:“現在是困難時期,款子可以緩點打,要不先把貨給你們發出來吧。”代理商答:“還是不要發了,碼頭放不下了。”

這其中除了資金周轉不過來,更多恐怕是經銷商心中對後市走勢的擔憂。

一旦銀行緊縮,銷售不暢造成資金周轉困難,又沒有了鋼貿商的預付款,那鋼廠的合同組織將面臨巨大困難。即使自己壓庫等到市場好轉再銷售,但庫存愈多資金就愈困難,後期風險就愈大。一旦資金鍊斷掉,很可能會出現鋼廠以超低的價格打包出售極低的資源,引發使市場陷入恐慌性暴跌。這使得整個市場的主導權仍集中在鋼廠手中。 “現在和2008年最大的不同,是銀行沒有催貸,如果信貸持續緊縮,並且銀行開始催促還貸款的話,到底有多少企業能夠頂住,能頂多久就很難說了。”楊少龍說。

業內人士提醒,資金緊張,決定了鋼市的弱勢特徵,即使反彈也不要去追漲,要防止更大的陷阱。

在鋼市風險加劇的背景下,北京冀玉明鋼鐵貿易有限公司總經理於佔明調整了戰略以規避資金風險。 “我們會讓工地先交預付款,或者簽訂逾期交款工地賠償利息的合同。”於佔明解釋說,讓工地交預付款的前提是,鋼材結算價格僅高於市場價二三十元,以讓利的方式來獲得預付款,以避免工地拖欠款項的情況。 “ 在目前高風險鋼市環境下,完全依靠銀行貸款是不理智的。”於佔明說道,而且貸款數量不能超過自有資金的三分之二,否則將會面臨較大的資金佔用成本壓力,稍有經營不善,就可能面臨資金鍊斷裂的風險。
回到列表